IEEPA Home | Current News      [Information] [Green World]

Liu Xuezhi, Director of Research Center of Low-Carbon Economy and Management of Beijing University of Chemical Technology

Date: Aug 10, 2010      Source: IEEPA      
【大】
【中】
【小】

低碳经济发展路径有几个方面的分析。

首先,对于低碳经济发展的整体宏观认识和分析。

第一,发展低碳经济在中国面临一个调整产业结构的问题。调整产业结构,也就是要降低高碳产业,在我们国家整体产业当中所占的比例,去发展一些低碳产业。我们国家处于工业化中期或者说正处于初期到中期这个发展阶段,那么这个阶段的高碳产业是我们必然要经历的过程。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,我们可以逐步地减少高碳产业的比例。现在发达国家基本上已经经历了这种从煤炭到化石燃料过程。即,他们早期大量的燃煤去推动经济,作为经济的能源主要支柱阶段已经度过了,现在他们已经到化石能源发展阶段,甚至已经进行了清洁能源的转变。但是,在我们国家煤炭在能源当中比例超过一半。中国这种高碳产业特征不是马上就能够调整,我们发展低碳经济,调整产业结构,现在只是更多的体现在理论上。在实际的执行过程中,产业结构调整将是任重道远,也不可能很快地逾越这个历史的发展阶段。所以,我们认为对于产业结构调整,还要经过最起码20年,甚至更长时间的调整期。而且,有些服务业也不是马上就能够跟进。

第二,现在我们发展低碳经济,都在提要大力发展清洁能源,比如风能、电能,垃圾发电,其他,等等这方面的清洁能源,对于化石能源是一个替代;大量发展清洁能源,对于中国而言,技术上的瓶颈是很大的问题,不会很短的时间内可以突破。据有关数据统计,太阳能的发电,按照现在的发展速度去做一个情景分析的话,到2030年全世界太阳能的发电量也只能达到世界电力的10%。太阳能和风能现在的成本很高,也是一个制约的因素。在国内企业层面,实际上太阳能不光制造成本高,而且最大问题就是生产太阳能的相关材质这方面核心技术不在中国,完全要从国外进口。我们现在看到一个方向,就是对于清洁能源的发展周期很长,因为清洁能源的发展成本确实很高,需要逾越的技术瓶颈比较多。

第三,要提高化石能源的使用效率。从提高化石能源的使用效率上来讲,节能应该是一个重点。现在的节能重点,一个是技术创新,还有一个是能源的有效管理。技术创新是一方面,能源的管理水平是另一方面,即是要提高能源管理的水平来达到节能目的。全球探明石油、天然气还有煤炭的储量,按现在探明的储量,石油够全世界支撑40年,天然气支撑60年,煤炭够全世界要支撑100年,也就是说他有一个40、60、100年左右。按照现在的探明储量,这三种能源会在最长的时候,即煤炭在100年左右耗尽。这对于我们人类发展新能源,提供了一个比较长的时间。中国到2020年新能源占总能源的比例,国家设定是15%。另外85%还是要靠传统的这种能耗煤、化石能源去解决。清洁能源对于传统能源替代性,目前来讲,10年,20年内替代性并不强。所以,对于传统能源来说,提高使用效率,节能,是我们对于低碳经济认识当中应该必须贯彻的一个重点。

第四,对于低碳经济认识当中,还有一个CCS技术(碳捕集和封存的技术)。这个技术实际上在全球还只停留在一些主要实验阶段。像北欧的一些国家,如挪威、瑞典、英国做过这方面的实验,像挪威在深海当中把二氧化碳压缩到深海当中,这个取得的效果还不错。我们国家也可以做,但是要应用国内一些采油,相当于产油基地废弃的油井,因为把油采上来以后地下会有空隙,利用这个原有空隙利用CSS技术去发展碳捕集和封存技术。但是现在这个技术的成本非常高,是一个大的阻碍。另外这个技术在实际的使用过程中,有很多核心的设备中国没有能力生产。现在CCS技术,在中国大部分停留在实验室阶段,而做实验的很多设备也都是从国外大公司买的。我们国内企业对CCS设备的研发,并没有太多的热情,原因是多方面,其中很大一个部分是因为投资起来风险很高,还是高投入,并且还因为研发的失败率也相对比较高。所以,在国内行业,今后要发展CCS,如果国家有关部门政策不及时出台激励措施,来支持我们国内的企业,加大这方面设备研发,那么在中国发展CCS技术很大的风险,还是将来要受制于人。做CCS技术本身要投入很高的成本,其次是前期水平在进口方面的受制于国外,就将造成今后的投入成本更高。最近CCS技术发展一个趋势,CCUS,就是把在生产过程中排放的二氧化碳进行一些提纯,把它投入到新的生产过程当中去,可以是再利用,不是简单地去封存。如果直接封存,成本将会非常高,而把其中的一部分通过新的工艺,或者进行更好的充分利用,比如:我们前期有一些国内工厂,可能已经把二氧化碳投入到一些食品行业,包括保鲜等等,已经开发利用一些新的途径。也就是说从CCS过渡到CCUS,我们投入的成本会高一点,而且整体经济性,循环利用效果也会更好。

其次,从微观层面分析,提高工业能源使用效率。应该在我们国家低碳经济当中提到一个比较高的重要位置上。

第一,强调工业能效的效率提高的重要原因是,在我们国家工业能效占到我国能效的70%,也就是说工业能耗能够提高使用效率的话,对于我们国家整体的能源利用效率将能起到重要的作用。这70%而且是一个平均的数据,如果在我们有些工业大省,工业能耗所占的总能源消耗比例还要过于70%。所以,在我们国家发展低碳经济,抓住降低工业能耗,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。

第二,中国现在的工业化阶段,也面临着一些难题,比如:针对能效较低的产业结构进行调整,在我们现有阶段很难实现,我们需要慢慢随着经济的发展去转变产业结构。要提高工业能耗的条件,首先是资金问题,其次要有一个技术,有更好的技术来替代原有落后的高碳产业。最后是要在管理上进行创新,比如:有效的政策和方案等等。

第三,提高工业能效,对于中国在现阶段发展低碳经济,会更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。从目前来看,发达国家提高工业能效有众多政策,包括金融支持和奖励。同时,发达国家对于提高工业能效有基准,有全国各行各业的统一基准。另外,有审计,有评估,还有报告制度,像美国有工业能源之星计划,这个计划当中如果你想查,这个能源之星有几百家企业,你只要上美国相关网站敲入这个公司名,就可以了解这个企业所有的能源达标状况,企业向社会的报告制度非常完善。另外,还有一个信息传播,示范,这方面中国也有一些进展,比如:我们现在买的空调,上面都分五级的能源标志,在买空调的时候可以倾向于买一级二级绿标,这是一个很好的示范效应。

第四,工业能效的提高,需要政府和公众的共同认可。这个就需要政府和民众合力而为,政府要加大宣传,还要政策引导,要让民众得到一个整体认识和提高。

第五,中国发展低碳经济将牵扯到全国所有的行业,都有一个低碳问题以及碳减排分解的问题。我们国家承诺到2020年碳排放减少到40-45%,我们现在到2020年还有两个5年计划,要实现40-45,就需要有一个指标分解问题。国家有一些权威部门正在做分解工作,下一步在十二五当中碳减排的指标将有划分的体现。如果分解下来又将产生一个新问题,过去是多少。所以,就有一个碳计量的问题,如果你要分解这个碳指标,就要对他原来或者现有水平能够计算出来,然后才能计算出5年计划是什么,或者准确说1年计划是多少,10年计划是多少。在实际当中,我们又遇到一个困难,比如我们联系某些企业的时候,如果没有政府层面的推动,实际上有些企业,不会主动将自己碳排量的数据公之于众的。包括我们的高校跟企业做这个数据,如果我们能做的好,要和对方签一个保密协议。否则的话,很难推动这项工作。政府下一步推广碳计量的时候,不仅要充分考虑这个因素,还要考虑到如何在现实中化解一些国际问题,如:美国在上次哥本哈根谈判当中对中国有一个三可,可衡量,可验证,可量化等等。所以计量的过程中,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有所顾忌。碳计量的问题将在下一步有所发展,低碳经济没有一个数计量是没有办法发展,不能口头的在发展。

第六,提高工业能效,国家有一些法律和法规,只是法规的可操作性需要提升,而且需要有强大的执行力。

最后,国家在提高工业能效方面,和企业能效方面,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做。一个就是碳计量,一个是能源审计,还有一个就是对标。这三个方面对于我们现在来看,对于企业从做实低碳经济来说是很迫切的一件事情。当然这个事情做起来,完全由政府有关部门做是很困难的,因为他们工作人员远远不够,所以需要政府出钱设立工作组,或去购买中介组织的服务,大力发展节能产业的服务业。另外,在我们国家现在还需要有一个推动,中国也有众多的大学,有众多的学者,还有实业界的一些专家,对节能都很重视,建议政府有关部门成立一些相关机构,或者在这方面的一些服务,结合政府管理的功能进行下发,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去运作。如:企业去投资节能,发展循环经济,实际上自己花钱投资,政府部门对这样的好孩子不表扬也不惩罚,让企业感觉有点落寞,有点失望,不利用现实中,调动企业积极性。日本的低碳经济发展当中有一点可以作为行业借鉴。在1998年日本有一个节能法,节能法当中有一条领跑者制度,实际上就是说要5年一滚动升级。比如,今年制定是什么,家电行业,还有机器行业,确定了标准,是用5年前最好的这个产业,比如家电,5年前最好,最节能的标准作为今天的强制标准。然后又把今天空调行业,现在最好的节能标准记下来,作为5年后实行的必须标准。所以,日本就通过领跑者制度,强行让企业现在的发展,要盯着国内更好的水平,到期不能达标会有很严重的惩罚机制。所以,我们中国政府部门要积极筛选业内领先者的企业标准,能够被国家所采用,这样我们整个企业节能减排,低碳经济的动力就更强。

Copyright © 2007-2010 IEEPA.US. All Rights Reserved.

Beijing Low-Carbon Strategy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enter